秦云♡希

此刻思君不见君,见君早已不思君。
沉迷信白的小可爱,不定期更文(。・ω・。)ノ♡

〔栏目调查〕你另一半在你面前装x怎么办?操作!叫你操作!

#多cp#
#现代Paro#
#日常#
#ooc#
#主cp:信白,云亮,扁庄,备香#

这里是你们的王昭君小姐姐,收到了来自线人李元芳的调查,于是我们整理出了这一栏目,希望大家喜欢,卖萌打滚求关注(๑•̀ㅂ•́)و✧

#撩妹技巧#

“哇,李白,你现在沾花惹草的本领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哎,平常做任务的时候用一用也就算了,现在买个早餐都开始赖账刷脸???”王昭君轻啜一口玛格丽特,靠在吧台上无奈的说,一旁正在整理领带的准备上班的韩信插话进来说:“他那都是辣鸡,男人多半是为色所迷,没有多少撩妹操作的,我来给你们展示一下高端操作。”王昭君嘟起嘴吸了一口酒,仿佛发现了新大陆:“哇,仰望大佬。”一旁的李白刚刚因为“为色所迷”这个词心情大好,一听韩信后半句,随即不屑的转过头来看看韩信能搞出什么大事。
韩信中二的整理了一下高马尾,走向另一个吧台前叽叽喳喳的女顾客们,“小姐们,别来无恙啊。”“要不尝尝我们店的新品,可以调理心情,改善肌肤。”“随时有空找我啊。”“甜心……”
没想到没过几分钟,韩信真的混的如鱼得水,引得周围的少女眼里开始冒小心心。
王昭君瞪大眼睛:“哇,是真的厉害,情场小王子这名号不是吹的,李白,你还真能按兵不动啊。”随即瞥了一眼李白。
转过头,看见李白已经拳握的紧紧的,但脸上仍是云淡风轻的样子,终于,他一口喝完了杯中的马天尼,然后走向韩信,正在沉迷撩妹无法自拔的韩信突然感觉背后的杀气,抖了三抖,正准备转身跑路,被李白一把抓住下巴扭了过来,然后就发生了令王昭君一口酒差点喷出来,李白人生经历中最不愿铭记的黑暗历史。
李白捏住韩信的脸,众目睽睽下亲了上去,韩信愣了两秒,然后夺回亲吻的主动权,舌头深入来了一个深吻,唇齿相接,丝毫不给李白喘息的机会,如果最后不是被李白狠狠推开,韩信仍怀疑他在做梦,李白转过身,对着仍然因为他的举动出神的女人们说:“简单的说吧,这是我的人,你们别想了,他是我的。”然后转过身,一甩头发走了,如果王昭君眼睛没有瞎,她确确实实看到一代死傲娇(bushi)剑仙脸上掠过一丝飞红。
韩信心情开心到飞起,转过身就去追自家媳妇,“老婆,等等我啊!”李白不转头,大喊了一声滚,“老婆,别生气,我再也不操作了好不好?”“老婆老婆……”
然后韩信就被李白抓住扔出了酒吧,“原来平常沾花惹草的李白,占有欲也这么强啊。”王昭君继续喝酒,“生活真是如此美好。”王昭君如此想。

#坐怀不乱#
“人若能成,必先禁欲……”诸葛亮看着书呢喃着,转身看着盯着他出神的二傻子,“喂,赵云,别看了,我要去理发了。”赵云回过神来打了个激灵:“军师快去吧,我在这边等你。”诸葛亮转头发现今天自己一直预约的理发师不在,刚在前台付钱时,一些女理发师就凑上前叽叽喳喳的要给他剪发,“子龙,知不知道什么叫坐怀不乱?我来给你展示一下高端操作。”于是留一脸茫然的赵云坐在原地。“exm???”
刚入座,一个长的十分清秀的姑娘就凑了上来,柔声询问剪发的长度,诸葛亮全程很正式的交谈,从未聊到剪发以外的事,直到剪发完毕,小迷妹一脸兴奋的掏出小本本,“军师大人!我一直是你的小迷妹,可不可以把QQ号给我!麻烦你了!”诸葛亮,正要拒绝,抬头看到姑娘红红的脸颊,以及因为紧张手微微颤抖,诸葛亮软下心来,又因为自己人气高而真心高兴,最终还是留下了电话,再向赵云那走去时诸葛亮心想:“虽说是坐怀不乱,可是最后留了QQ是不是还是有点犯规呢?可是毕竟是给个人情,不能拒绝的嘛。”对,所以诸葛亮最终认为,自己的操作很高端。
“军师回来了,那云便去剪头了。”赵云抬起头来,微笑着说,“嗯。”
赵云因为脸庞英气,身材魁梧,而性格又温和体贴,自然而然迷妹也不少,而貂蝉便是赵云迷妹的代表,“子龙哥哥,你终于来理发了!人家等你等了好久~”诸葛亮将脸藏在扇子后,心想:“哼,赵云,人家都这么说了,我看你怎么操作。”赵云表情并没有多少变化,“和以往一样,头发剪短一点,和军师的一样长就好。”“子龙哥哥还真是疼爱诸葛亮呢。”全程赵云处于挂机状态,无论貂蝉说什么,他只是机械的回答:“嗯,哦,好,行,挺好。”把貂蝉说的没脾气。
诸葛亮眼看赵云即将理完发,而且超过自己的操作时,恼羞成怒,在赵云理完发就要起身时一屁股坐到了赵云腿上,“亲爱的,晚饭吃什么?我请客。”赵云显然有些意外,“军师??”诸葛亮眼看没成功,脸面以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继续软着声说:“子龙最近老是忙,都不理亮的,人家好寂寞的。”赵云这二傻子终于反应过来,一把搂住诸葛亮,激动的说:“云,定不会负军师的。”然后,诸葛亮使坏上去偷吻了一下他,“哈哈哈,赵子龙,你操作失败了吧,说什么操作,最后还不是败在本军师手下。”诸葛亮沉迷成功无法自拔。
赵云脸一黑,心想:“本来以为自家军师今天心情好主动投怀送抱,没想到只是为了所谓的操作,再说了坐怀不乱这个词哪能用到心爱的人身上啊。”赵云不禁默默地对诸葛亮的孩子气感到无奈。
某小天才正笑得开心,却被人双头扶在腋窝下,提了起来,放在了那人的跨上,感觉到身下硬物的碰触,诸葛亮瞬间红了脸,“军师,还要高端操作吗?”赵云问道,“赵云!你混蛋!”诸葛亮起身离开,瞬间不见了踪影。
偶尔看看自家不可一世的军师吃瘪也挺好的,赵云想。
“真是美好的一天。”

#女装大佬#
迎来了一年一度的校园祭,扁鹊所在的化学社因为长期男女比例失调,于是学校勒令他们,如果这次新生入学再次招不到女生,就解散他们的化学组,他们亲爱的社长甄姬小姐姐不怕事大,硬是准备开一次cosplay展,而全体男生居然要扮演女生的角色不禁让扁鹊拉下几条黑线,扁鹊这回cos的是尼尔机械纪元的2b小姐姐,因为遮脸比较多,而且扁鹊自带的高冷气息,所以很成功的吸引了一群小迷妹追着拍照签名,也成功的拉了许多美少女入社。
正站在展会一边的甄姬小姐姐因为这次展会的成功而开心时,突然发现人群中混杂着一个蓝发的男孩子,虽说是男孩子也太漂亮了吧,白皙的皮肤,水灵灵的蓝色大眼睛,以及仿佛没睡醒被舍友拉出来迷迷糊糊的萌点,让甄姬一步三跨地冲到了他面前,“同学,你有空吗。”庄周因为被人群与舍友冲散正在犯愁打瞌睡,突然被甄姬一把握住双手:“同学!我们社团非常需要你,请务必帮助我。”然后就被拉进了试衣间……
正在给迷妹签字的扁鹊突然听到不远处自己社团的展台爆发出此起彼伏的尖叫,而且迷妹都往那里走去,心里暗暗不爽,于是打算对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一探究竟。
剥开人群,地上躺着一条美丽的美人鱼cos,腿上穿着蓝色的尾巴,精瘦的腰身,白皙的皮肤,蓝色的长发,以及好像不知道发生什么的无辜眼神,身边摆了一个丑萌丑萌的蓝色大鱼,而“少女”抱着大鱼瑟瑟发抖。
“真tm刺激”扁鹊心想,“可是这个人,怎么这么像自家媳妇呢。”
扁鹊HP-1-1-1-1-1-1-1-1-1……
“来人啊!有人流鼻血过多晕倒了啊!”

#聊天技巧#
“呼,累死了。”孙尚香提着大包小包走回家。
“刘玄德!我厉不厉害,都因为我跟老板讲价,省下了不少钱呢,本小姐的聊天技巧,可是高端操作。”
一旁躺在床上玩手机的刘备说:“夫人这话可不对,当时我刘玄德一双草鞋卖按三倍价格卖起家,说话技巧可不是吹的。”
孙尚香心想:“真是奸商。”
然而刘备仍然洋洋自得的自吹,突然感觉身下一空被踢下床去。
“你这么能耐的话就给我去楼下给楼下的欧巴桑说她家电视声音太大了,吵得本小姐没法工作。”
“老婆,这个……”刘备一秒怂。
“不是很能吗?今天你不去就别想上床睡觉。”

此时刘备正站在门外瑟瑟发抖。








以上故事根据真实事迹改编,感谢李元芳提供情报,这里是王昭君姐姐,感谢浏览。
最后卖萌打滚求关注,这里希希,爱你们呦👄(๑•̀ㅂ•́)و✧

来世愿做你眼角的一颗朱泪痣,时时刻刻诉说着我对你的想念。

「端午/福利有」粽子跟我?谁更诱人呢?

  ooc √
  福利有√
  cp:狐白x韩信/云亮/狄芳/双兰/邦良/
  这里希希,继续卖萌打滚求关注,好了,黑喂狗!

大家好,我是李白,今天是难能可贵的一天宝贵的休假,韩信那狗日的说不能浪费屈原跳江换假期的一番好意于是赖在床上到现在都没醒来,今天是端午节,肯定是要吃粽子的嘛,可这回是真的难住了本剑仙大人,喝酒作诗我还是会的,包粽子嘛,难不成包个酒心的粽子,为避免被嘲笑,我准备去拜访其他人做粽子的方法,说不定他们看我帅,就会送我许多粽子呢,一来省去了麻烦,二来也可以假装是自己做的向韩信得瑟一番,简直美滋滋。

#云亮#
孔明的小草庐在蜀地的半山腰上,刚走到一半,就见赵云扛着一捆艾草和新摘的芦苇,“呦,是剑仙啊,军师大人早知道你要来,正在屋里等你呢。”我有些吃惊,刚走进草庐就听见了诸葛亮的声音:“呦太白,来问做粽子的方法啊?我就知道你不会。”我挑挑眉:“那还真是麻烦军师赐教了。”赵云抿唇轻笑,上前低头在诸葛亮耳边说:“军师,我去给你放洗澡水了,腰还疼吗?”诸葛亮瞥了他一眼:“还不都是怪你,今天你不把我伺候好了,就别想再踏进草庐半步。”赵云赔笑:“好好好,待会我给你揉揉。”小两口十分开心打情骂俏,完全忘记了站在一边的我。
我:“方法我大概是知道了,我就不打扰了。”然后退出了房间,心里却是一个劲的愁,真是出师不利,“太白等等。”孔明叫住了我,我回头,他抚着羽扇遮住半个脸,笑着说:“太白今天出门,没有翻翻黄历,今天不宜出门呢。”我愣了愣,但没有放在心上:“什么不宜出门的鬼话,今天天气这么好,算命的是不是想多了。”于是继续向前走。

#狄芳#
绕着绕着,就绕进了长安城,长安城里人群熙熙攘攘,家家户户门口都挂着艾叶,满城一股雄黄酒的味道,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狄仁杰的住处,正要进门,就感觉什么东西撞到了我的腿上,低头一看,小元芳一手拿着粽子,一手揉着被撞疼的脑袋,“元芳,慢点跑,坐下来好好吃粽子。”狄仁杰从里屋走了出来,今天他头上的绿毛不是那么扎眼了,他看着元芳,眼里是碧波如水,看清来者是我后,眼里又恢复了平常的威严,“呦,狄仁杰,亲手给元芳做的粽子啊。”我挑衅的问了句,小元芳站起来,笑着说:“对啊对啊!狄大人做的粽子可好吃了,还是糖葫芦馅的呢!”我摸摸他的头,继续说:“狄仁杰,这糖葫芦的钱是不是从元芳工资里扣啊,他们不都是叫你狄扒皮吗?”小元芳听了变了脸色:“不会吧。”然后哭丧着脸看向狄仁杰,狄仁杰没有说话就当是默认了,然后元芳就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我的工资……呜呜,我还想要买糖葫芦呢……呜呜”听到元芳哭了,狄仁杰也不敢开玩笑,忙哄元芳:“元芳不哭,我开玩笑的,我去给你包粽子好不好。”然后他瞪了一眼罪魁祸首的我,我吐吐舌头,离开了狄府。

#双兰#

想起自己很久没去拜访花木兰将军了,便拐进小路向木兰家走去,刚走进门口,就看见木兰一脸黑线的坐在家门口,“呦木兰……”我招呼还没说出口,就感觉被人猛地撞了一下,我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然后兰陵王就出现在了花木兰身边,手里抱了几十个粽子。
“兰兰,给,我做的,别生气了。”看着平常冷酷的刺客此时一脸献宠的表情,我不禁捂嘴偷笑,花木兰接过粽子,十分感动但仍沉着脸:“高长恭,你这是第几次犯错了?”兰陵王:“……”花木兰:“每次都让我原谅你你就不能自己反省一下?”兰陵王:“……”花木兰:“哎?你这别人说话不回答的毛病又犯了是不是?难道是我说错了?你就是嫌弃我,你就是不爱我!”兰陵王取下面具,轻声说:“你没错。”然后深深吻住了她,然后在她耳边说:“我错了,对不起。”花木兰回吻他:“没关系。”
好吧好吧,算我再次白来一趟,我满脸惆怅,走出了院舍。
  
#邦良#
走着走着,发现走进了汉地,韩信已经很久没回来了,说是每次回来过节,好好的气氛都能被刘邦那个老流氓带歪,既然来了,就准备去刘邦那里看看,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一些不可名状的对话:
“阿季,唔……放手,嗯……不要了。”
“嗯,良良,不是很喜欢吃粽子吗?你瞧你的这里也很喜欢吃呢。”
“唔……刘季住手,我不要了,啊……轻点,啊,出去。”
我听的满脸羞红,正要离开,一转身结结实实的撞在身后人的身上,“唉?刘邦,那里面的人是谁?”我疑惑,刘邦满脸坏笑:“狗李白,昨天抢我良良的野这件事还没算账呢。”
好嘛,是来算账的,我正准备将进酒跑路,就一头撞在了张良的墙上,然后刘邦就按住了我,他一脸得意,大声喊:“我抓住李白了,快来人帮我按住。”本来安静的地方一下涌出了许多人,我正要挣扎,就被狄仁杰一记令牌差点砸昏过去,“好啊李白,天天欺负元芳,今天被我们抓住了,一定要给你点苦头。”刘邦突然灵机一动:“这样吧,我有一个好主意。”

#信白#(这里转上帝视角)
起床洗漱完在家里找了一圈没找到自家狐狸的白龙正宛如一个空巢老人颓废的躺在床上,忽然听到自家门铃响了,想必是自家狐狸回来了,高兴的一跳三米高,差点把房顶捅穿,打开门,不是自家狐狸却是一个巨大的粽子,韩信费了好大劲将粽子拖回家,没错就是拖,正在奇怪是谁送来的好意,就将粽子慢慢解开,发现自家媳妇正被捆的严严实实,嘴被塞住,全身只剩下亵裤,身上还被洒了许多黏黏的糖浆,绳结已奇怪的样式捆住他的身体,毛茸茸的白色尾巴垂在身边,耳朵垂了下来,一双俊俏的脸因为憋气涨的通红,韩信只觉得一股燥热自下而上直冲大脑,小腹涨的难受,他连忙将塞进嘴里的布取出,李白羞红了脸,偏过头小声地说:“粽子和我,谁更诱人呢?”韩信听到自己的理智啪地断了,将媳妇扔在床上,哑着嗓音说:“李白,这是你自己找的。”



于是,第二天李白和韩信都没有出现在峡谷,也没有人在担心自己的蓝和红被抢,“世界真和平啊。”计划通正看着自家张良打蓝的刘邦美滋滋的想着,突然感觉自己的脖子上一凉,“刘季,我们是不是该算一算那天你强迫我录那些奇怪的东西的帐?”“良良你听我解释,别拴狗链,我也是为大局着想,要不是良良色诱,李白也不会上钩啊。”刘邦连忙推笑。

「张良」一杀「刘邦」

啊,真是美好的一天,张良想。

Fin.

「震惊」某峡谷两男神为争夺一俊美男子大打出手

皇家上将云:“谁帅就带军师回家吃粽子。”

未来纪元云:“不,我们来打一架,谁赢了谁带军师吃粽子。”


(最底下那个是我老公,你们不许看,他是我的小可爱😘)

「故事」正是江南好风景


#散步灵感#

#这里希希#

#卖萌打滚求关注(。・ω・。)ノ💗#

#信白#
今天是李白的生日,微风正浅,韩信拉着他的手在家附近的公园散步,“重言,拉住我的手,就不许放开了哦~”李白抖了抖狐耳,露出一个撩人心弦的微笑,韩信握紧了他的手没有说话,路边是一条河,正是雨季,浩荡的水声每每听着令人有些毛骨悚然,李白觉得旁边那人一直没有说话,正要开口,韩信一下甩开他的手,两只手掐着他的脖子将他举起,将他架空在了奔腾的河流上。
“韩信!你干嘛!松开我!”感觉脖子上的束缚越来越近,脑袋越来越热,呼吸越来越困难,李白扭动着身子希望韩信赶紧松手,“韩信……你这是……哪一出……”说话越来越困难,一丝冰冷慢慢爬上韩信的眼眸,深邃又令人陌生,他挑挑唇,眉间眼间是危险的气息。
“李白,做为一个刺客,你确实已经足够优秀,但是,上头的人不想留你,只有我与你最亲密,只有我……能杀了你。”
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正在逐渐抽离,“再见了,李白。”
入水的那一刻,李白感到了从后背蔓延而上的冰冷,“呜噫!韩……信!唔……救……救我。”接下来便是被水淹没的冰冷,和无尽的黑暗。
等到李白醒过来时,已经躺在狄仁杰的家里了,据说狄仁杰出门出差,在路上看到了在水里扑腾的李白,就和元芳一同把他拉了上来。
“你……”狄仁杰正要开口,李白说:“狄仁杰,我要申请证人保护系统,我要换一个城市。”狄仁杰:“你真的要这么做吗?虽然能收到国家保护,改名换姓,但你与所有你曾经的认识的人都不会再有瓜葛。”李白顿了顿:“嗯。”

韩重言,你终究还是丢了你的狐狸啊。

孤独是我曾经的面影,笑着说我们似曾相识。

#邦良#

“张良同志,潜伏黑帮三年,最终帮助警方抓住从事多年毒品,枪火交易的刘邦,特此表扬,提拔为行动队队长。”
今天升官的张良格外开心,按下电梯按钮,进入电梯,疲惫地靠着墙,昨夜缠绵过后,他笑着在刘邦耳旁说:“我啊,是不会离开你的。”
他也永远也忘不掉,刘邦被带走时,对他的那个笑,明亮纯粹,他安慰自己:“光明与黑暗,他只是干了一件对的事,他刘邦干了这么多违法的事,是罪有应得,而他们之间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根本不能说是爱情。”

“对不起,刘邦。”

你是长街我是千秋雪,日出一到彼此瓦解。

#扁庄#

刚做完手术的庄周苏醒了过来,他办理完了出院手续,便给扁鹊打电话,告诉自己手术成功的事,虽是个小手术,但也得一直感谢扁鹊的照顾。
“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候……”
无数次忙音,庄周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信息已经爆了,他所有的信用卡上所有的钱都一扫而空,而扁鹊也消失的一无所踪,连自己的房子,都在一个月前,被低价卖了。
庄周颤抖着手:“越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好了,到这就行了,别往下翻了。




好了,可以了。




故事的结局不是已经结束了嘛。





好吧,那就给你看。





真相——五年后

#信白#
半夜,李白刚从跨国飞机上下来,马不停蹄地赶到狄仁杰家想给他们一个惊喜,家里没人,他推开门,暖灯下,还冒着气的热茶祥和美好,狄仁杰的桌上堆着一堆文件,李白上前,好奇地瞥了一眼,那是韩信的组织头目被捕的档案,上面写着,头目“龙”:
曾派人刺杀韩信「已亡」
刺杀李白「未遂」

李白愣在原地,这时跟元芳放完烟火的狄仁杰正好推门进来,“他早知道有人要杀你们,故意装出杀了你的样子让他们放心。那天让我去救你的,也是他。”李白听得到自己声音的颤抖,“后来呢?”
“后来……我们去的时候,他已经身中数弹,停止了呼吸。因为你在水里,所以躲过了所有的子弹,我很抱歉,李白。”

#邦良#
今天是张良升职五周年,他不知道是不是疯了,他重新启动了做刘邦情人时的手机,锁屏是他和刘邦笑得灿烂,有一条短信,是五年前的今天,

“升官快乐。”

发信人是刘邦,张良一愣,心里的声音轰轰烈烈地淹没了他,将他五年来建立的心房摧毁地一点不剩,
刘邦早知道他不会接受堕落,知道他一身正气,一辈子绝不会与自己同流合污,于是他早散了自己的兄弟,最后假装暴露身份被捕,一切,都只是为了,满足张良的心愿,那是一件他最后能为他做的事,张良又想起,他的那个微笑,他一定是在说:

“我爱你。”

曾经有个人爱他很久。

#扁庄#
庄周昨晚一不注意开车撞上了电线杆,还好只是车报废了,人只是休克了,他醒来时,医生说:“这回索性还没有伤到心脏,那颗心脏还在你的身体里生机勃勃地跳着。”
庄周错愕:“我的心脏?我的心脏有什么问题?”
医生被他说的话愣住:“五年前你的心脏坏死,有个人为你捐出了心脏,你不知情?”
庄周接过医生递来的历史手术记录,越往下看越是泪流满目,最后捐献人那一栏他不敢睁眼,他摸着签名,那字铮铮有力,表明着捐献者的决心,那三个字,他庄周,不用看也知道。

“越人,我好爱你。”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不见君。



啊啊啊啊,就算是刀子也要笑着吃下去,我还是爱你们的小天使,笔芯(。・ω・。)ノ💗,不定时更新,

「信白——三生三世(一)」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啊犹豫很久最终还是决定来更信白这个三生三世的文了|・ω・`),微历史向,第一部分楚汉争霸为韩信视角,关键时候会炖肉的,好了话不多说,绝对是糖,好了,开始码字。

第一次遇见那只小狐狸是什么时候呢?我也记不清楚,只记得有一夜迷迷糊糊醒来,发现军帐里多了一只狐狸,准确地说是一个男人,提着枪走过去的时候,发现他睡的毫无防备,紫发披散在脑后,安详地像个天使,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睡在我的床上,迷迷糊糊地还在叫我的名字。

明早就要继续出军,我翻着手中的竹简思考着进攻的计划,桌上烛焰微微晃了晃,我挑起嘴角,开口道:“进来吧,门口没有士兵。”小狐狸小心地探身进来,一身白色的毛在月光下甚是好看,它几下奔到我身边,跳到我的膝盖上,舔了舔手上的毛,又瞬间恢复了人形,整个人靠在我怀里,软得向一滩水,“重言,我头好疼。”他紫色的眸因为酒醉变得水汪汪的,令人抽不开眼,我帮他理好散乱的头发:“你又去喝酒了?”他不回答我,把头在我肩上蹭了蹭,当做对我的回答。

这小狐狸怕是从传说的异域来的,既然能化成人形说明修行一定不浅,而且还颇有豪情壮志,每每与他交谈,都能让我感到志同道合,所以也习惯了他赖在我身边,但我知道,他一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过去,他总是在军帐不远的一棵树上靠着树,盯着自己腰间的珠子发呆,每每这时,他的脸,在月光下,都会染上一层寂寞,而这时的我,总想将他揽入怀中,轻声说:“我还在。”

半夜突然被脸上的触感惊醒,醒来发现他一只手抚着我的脸,认真地看着我,仿佛通过我看见了另一个人,他紫色的眸子中是我从未见过的情绪。

“白龙。”

他突然唤了一声。

良久,他突然回过神来,起身站在床边,“韩将军,你曾错过过一个人吗?”我不太明白他突然说出的一句话,只好闭口不言,他自顾自地接着说起来:“人一旦错过一个人,是不是就再也无法弥补了呢,我想,我跟他,怕是永远错过了吧。”

人总说,贪恋酒的人,多半是想靠酒的苦涩压抑心中的愁,但这愁婉转深厚,愁未消半分,人却醉了。

此刻,紫发的男人又变成了一只狐狸,消失在了军帐里,可我仍是看见月下的他眼角那一滴晶莹的泪。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他错过的人,是怎样的人呢?”我看向自己的手掌,这样想到。

总感觉我写的这世的信爷格外温柔呢,小宝贝们有什么想法可以写到评论里,有空会写出来的,最后依然是卖萌打滚求关注,会持续更新,小天使爱你们呦「笔芯」
(。・ω・。)ノ💗

「采访」当你跟爱人羞羞时有被打扰过嘛(。・ω・。)ノ♡

“大家好我是可爱的昭君妹妹,做为峡谷高冷一姐我居然被派来做这种不正经(划掉)采访,嗨呀好气啊,但还是得微笑,因为要带给大家笑容|・ω・`)”

咳咳,好,开始我们的采访。

「瑜乔」
小乔(羞红脸加揪裙摆):“才……才没有这回事呢。”
周瑜:“变态呀,问这么重口的问题让人怎么回答?不是很懂你们的节目。”
王昭君:“……我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周瑜:“总之有一次正在羞羞结果警察破门而入说我猥琐幼女,哪个鳖孙报警最后不要让我抓到。”
王昭君:“我也觉得是猥琐幼女。”

「备香」
王昭君:“……”
孙尚香拿起了自己的炮,脸上是杀人的表情:“昭君妹妹,我一直以为我们是好朋友呢。”
(王昭君瑟瑟发抖)
刘备拉住自家媳妇:“老婆我们不要生气,生气对身体不好。”
安慰好自家媳妇后,刘备:“有一次好不容易安慰好香香在客厅坐我腿上……,结果二弟和三弟就冲了进来,因为情况太紧急,二弟直接骑着驴冲了进来……”
王昭君:“那就很棒棒了。”
刘备:“然后香香翻身从沙发边扛起炮,一炮把二弟的驴和二弟三弟都轰了出去,真是人仰驴翻,鸡飞狗跳,等我回过神,半个家都轰没了,到现在,二弟的驴都不敢靠近我家十里之内。”
王昭君:“可怜了关羽家的驴。”
孙尚香:“刘玄德你个王八蛋还在那说什么废话,赶紧给本小姐做饭。”
刘玄德瑟瑟发抖:“好的老婆,马上就来。”
王昭君:“……”

「云亮」
云妹低头红了脸,好看的嘴角抿了抿。
军师一本正经:“啊是有一次,有一次早晨我们在羞羞,然后主公的鸟飞了进来,主公敲了好久的门,当时都正在兴头上,我一直说赵子龙够了,子龙就是不放开我。”
赵云双手捂脸害羞笑藏在军师身后。
“最后主公准备翻窗进来,当时小黄鸡飞到我们身边停在子龙身上一直叫,然后刚解决完我就奔进了卫生间,可怜子龙光着身子给主公解释他在健身所以一身汗。”
王昭君:“哈哈哈哈哈!……咳咳。”
这就是蜀军上上下下都传言赵子龙有全裸健身的习惯的原因。

「邦良」
刘邦:“啊,这种事当然是没有发生过,我跟子房可是很小心的。再说了子房可爱的模样怎么会让别人看呢。”
张良:“刘季你给我闭嘴。”
刘邦:“尤其是打野战的时候,子房忍着不叫出来的样子太可爱了,谁看到的话我一定会戳瞎他狗眼。”
张良(怒)——拴狗链(大招)
刘邦(卒)
王昭君:“行行行你们都别在这喂狗了,我是人不想吃狗粮。”

「信白」
李白:“不想说话,因为无fuck说。”
王昭君:“……请配合我们的采访。”
韩信:捏了一把李白屁股上的肉并笑而不语。
李白:“你们考虑过每次被按在蓝爸爸旁的草丛里一顿乱操还得努力不让别人发现有多困难嘛。”
蓝爸爸:瑟瑟发抖
王昭君(生无可恋):“韩信你个禽兽。”

本次采访就到这里了,卖萌打滚求关注|・ω・`),这里希希,主信白,邦良,云亮,最近想更个信白的中篇,喜欢就关注呐!爱你们小天使(。・ω・。)ノ♡

白龙啸万里

#学校下雨#
#联想梗#
#这里希希#
某日野区内,李白在可怜的red pig身上刷了四下后秀了全场,瞬间接受了全场迷妹的爱意目光。“李白哥哥,妲己心悦你。”“李白哥哥好帅!简直峡谷老公。”李白帅气的扬了扬嘴里的草,“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突然间,一片黑云从峡谷西面奔腾而来,瞬间蔚蓝的天空被黑云覆盖,隐隐地有雷声传来。

妲己抖了抖耳朵,害怕地躲进了李白的怀里,自家诸葛亮晃了晃扇子捂着嘴笑:“李白,让你撩妹,继续撩啊。”李白疑惑地看他,诸葛亮说:“你知道这雷声背后是什么嘛?”话音未落,一声响亮的龙吟传来,银发男子从天而降,眉宇间是满满地怒意。

李白见机不妙,开了位移就奔向几里外,男人仿佛知道他要跑,先一步将他提了起来。

然后某人被操了个爽|・ω・`)

你家雷是你韩•我帅我是攻•信爷爷管的,所以每每峡谷再次电闪雷鸣,便总是找不到李白的身影……
(啊实在想不到写什么,更个短篇,持续不定期更新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