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云♡希

此刻思君不见君,见君早已不思君。
沉迷信白的小可爱,不定期更文(。・ω・。)ノ♡

《我有一个密探朋友》

比较短的一个摸鱼(๑˙ー˙๑)
微信白,注意避雷(●—●)
祝食用愉快
黑喂狗(ಡωಡ)



“元芳,你又来了。”
“让我回去,孙膑,让我再次回到与怀英相遇的那天。”
“……”

这是李元芳第99次来找他了,人类生命短暂,魔种寿命长久,他一次次地不顾一切地回到过去,究竟是为了什么?

“何必呢?元芳,你要当真爱他,就应该放下过去,好好开始。”
“我做不到!”

望着他走进时间空洞的身影,孙膑仍然愣在原地,少年的大眼睛带着泪的面影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我……我想知道……我想知道怀英最后说了什么啊!”

京城密探李元芳偏爱上司狄仁杰这是长安城无人不晓的事,本是遭人唾骂的魔种却得到了神探狄仁杰的接济,当时这事还引起了轩然大波,但狄仁杰仍说服了女帝,自那之后,那个大耳朵的小耗子就总在他身边打转了。

“给,糖葫芦……”李元芳回过神来,那个英气的少年此时正满脸笑意的看着他,远没有平时断案时的决绝与冷酷。

爱你,是与你共度岁月。

“大人,你要带的人我带来了。”
“干得好,小耗子。”
“你才耗子,你全家都是耗子。”
每次元芳这么说,狄仁杰总是笑得很开心,然后品一口茶,继续翻案情。

爱你,是与你形影不离。

“那个女人是谁?”
“女帝的赐婚……”
“祝你幸福狄大人……”
“耗子,回来!”
那个雨天,李元芳冲出了狄府,他都要结婚了,他还有什么脸面住在狄府,元芳跑了好远好远,摔倒在水坑里也没有停下,直到身子被雨水浸透,脚沉重的无法抬起来。
他在闹什么脾气呢?他有什么资格闹脾气呢?是狄大人给了他家,是狄大人让他重新知道生命的快乐,元芳窝在漏雨的屋檐下,什么东西流过面庞。
“耗子,回家了。”
“狄大人……”

爱你,是不离不弃。

“你们要干什么!不许靠近狄大人!”
“耗子别逞强,退下!”
“啊!”
“耗子耗子!”
他为了保护狄仁杰受重伤的那次啊,虽然全身都很疼,但是最幸福的时候啊。
“耗子,醒过来啊!”
“耗子,我喜欢你。我早都拒绝了女帝的赐婚了。

他从生死线边上醒过来,清清楚楚听到了他说的话。
“狄……狄大人”
“嗯。”
“元芳……元芳也心悦大人。”

爱你,是为你披荆斩棘。

密探成为了神探的心头肉,成为了他的逆鳞,
“啊……狄大人轻一点……嗯……”
“元芳,我爱你。”

爱你,是与你肌肤相亲。

“又……又要赶不上了。”元芳心想,泪水留下来遮住了视线。
无论多少次,他永远赶不上狄仁杰临死前,每一次他都能看到狄仁杰的嘴角动了动,但他就是听不清狄仁杰说了什么,以致他无法放下过去,他没有勇气重新开始,他只能看见狄仁杰笑得很开心。

“孙膑来找我?有什么事呢。”
“贤者大人。”
蓝发的少年坐在鲲上,他一伸手,一只蝴蝶落在了他的手上,他侧颜美丽,缓缓的睁开眼睛。
“迷途的小老鼠,终会找到他的灯塔,99次已经够多了,我相信那位在彼岸的大人,终会告诉他答案的。”

第99次孙膑推开小院的大门,
“狄大人!”
又是这样,他在笑,你在说些什么啊大人!你告诉我啊!李元芳跪在狄仁杰床前,泪水打湿了衣襟。

时光空洞打开,李元芳失神地站起来,
又结束了,他还是什么都没听到,他还要第100次。

独自走在时间空洞中,黑暗而寒冷。
“耗子?”
“狄大人!”李元芳发了疯似地四处寻找,但空洞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自己的影子。
“你在哪啊大人,不要跟我捉迷藏了。”他终于忍不住,坐下来捂住了脸。

“别哭了,元芳,”突然被揽入怀中,这个怀抱,陌生却又熟悉。

“忘了我,重新开始。”狄仁杰的声音慢慢的传进李元芳的耳朵,他的眸子慢慢放大,就是这句话,狄仁杰说的就是这句话,原来他寻找了这么久,只是为了听到这句话吗……

“元芳,不要再执迷不悟了,我不忍心再继续看你辗转了,重新开始吧。”声音越来越轻。

“好的狄大人。”李元芳擦了把眼泪,站起来,跌跌撞撞地向前走。

时间空洞慢慢闭合……

我爱你,元芳。

爱你,是与你生死两隔。

“元芳,来陪李白哥哥喝酒啊!”
“李太白,你再扰民我就把你抓起来。”
“呦呦呦,新升为神探就口气不小吗元芳!”
“你!”
然后李白就被身后人打横抱起,“得罪了,耗子。”
“韩重言!你把老子放下来!”

昔日的密探升上了狄仁杰的职位,独自维护着京城的和平,他的脸上总是挂满笑容,一点也看不出孤单的样子。

永远不会再被扣工资的李元芳坐在台阶上喝着茶。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他这样想。

配合歌曲《我的一个道姑朋友》食用更佳

最后卖萌打滚求关注(⁄ ⁄•⁄ω⁄•⁄ ⁄)
爱你们♡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