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云♡希

此刻思君不见君,见君早已不思君。
沉迷信白的小可爱,不定期更文(。・ω・。)ノ♡

「信白——三生三世(一)」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啊犹豫很久最终还是决定来更信白这个三生三世的文了|・ω・`),微历史向,第一部分楚汉争霸为韩信视角,关键时候会炖肉的,好了话不多说,绝对是糖,好了,开始码字。

第一次遇见那只小狐狸是什么时候呢?我也记不清楚,只记得有一夜迷迷糊糊醒来,发现军帐里多了一只狐狸,准确地说是一个男人,提着枪走过去的时候,发现他睡的毫无防备,紫发披散在脑后,安详地像个天使,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睡在我的床上,迷迷糊糊地还在叫我的名字。

明早就要继续出军,我翻着手中的竹简思考着进攻的计划,桌上烛焰微微晃了晃,我挑起嘴角,开口道:“进来吧,门口没有士兵。”小狐狸小心地探身进来,一身白色的毛在月光下甚是好看,它几下奔到我身边,跳到我的膝盖上,舔了舔手上的毛,又瞬间恢复了人形,整个人靠在我怀里,软得向一滩水,“重言,我头好疼。”他紫色的眸因为酒醉变得水汪汪的,令人抽不开眼,我帮他理好散乱的头发:“你又去喝酒了?”他不回答我,把头在我肩上蹭了蹭,当做对我的回答。

这小狐狸怕是从传说的异域来的,既然能化成人形说明修行一定不浅,而且还颇有豪情壮志,每每与他交谈,都能让我感到志同道合,所以也习惯了他赖在我身边,但我知道,他一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过去,他总是在军帐不远的一棵树上靠着树,盯着自己腰间的珠子发呆,每每这时,他的脸,在月光下,都会染上一层寂寞,而这时的我,总想将他揽入怀中,轻声说:“我还在。”

半夜突然被脸上的触感惊醒,醒来发现他一只手抚着我的脸,认真地看着我,仿佛通过我看见了另一个人,他紫色的眸子中是我从未见过的情绪。

“白龙。”

他突然唤了一声。

良久,他突然回过神来,起身站在床边,“韩将军,你曾错过过一个人吗?”我不太明白他突然说出的一句话,只好闭口不言,他自顾自地接着说起来:“人一旦错过一个人,是不是就再也无法弥补了呢,我想,我跟他,怕是永远错过了吧。”

人总说,贪恋酒的人,多半是想靠酒的苦涩压抑心中的愁,但这愁婉转深厚,愁未消半分,人却醉了。

此刻,紫发的男人又变成了一只狐狸,消失在了军帐里,可我仍是看见月下的他眼角那一滴晶莹的泪。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他错过的人,是怎样的人呢?”我看向自己的手掌,这样想到。

总感觉我写的这世的信爷格外温柔呢,小宝贝们有什么想法可以写到评论里,有空会写出来的,最后依然是卖萌打滚求关注,会持续更新,小天使爱你们呦「笔芯」
(。・ω・。)ノ💗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