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云♡希

此刻思君不见君,见君早已不思君。
沉迷信白的小可爱,不定期更文(。・ω・。)ノ♡

「端午/福利有」粽子跟我?谁更诱人呢?

  ooc √
  福利有√
  cp:狐白x韩信/云亮/狄芳/双兰/邦良/
  这里希希,继续卖萌打滚求关注,好了,黑喂狗!

大家好,我是李白,今天是难能可贵的一天宝贵的休假,韩信那狗日的说不能浪费屈原跳江换假期的一番好意于是赖在床上到现在都没醒来,今天是端午节,肯定是要吃粽子的嘛,可这回是真的难住了本剑仙大人,喝酒作诗我还是会的,包粽子嘛,难不成包个酒心的粽子,为避免被嘲笑,我准备去拜访其他人做粽子的方法,说不定他们看我帅,就会送我许多粽子呢,一来省去了麻烦,二来也可以假装是自己做的向韩信得瑟一番,简直美滋滋。

#云亮#
孔明的小草庐在蜀地的半山腰上,刚走到一半,就见赵云扛着一捆艾草和新摘的芦苇,“呦,是剑仙啊,军师大人早知道你要来,正在屋里等你呢。”我有些吃惊,刚走进草庐就听见了诸葛亮的声音:“呦太白,来问做粽子的方法啊?我就知道你不会。”我挑挑眉:“那还真是麻烦军师赐教了。”赵云抿唇轻笑,上前低头在诸葛亮耳边说:“军师,我去给你放洗澡水了,腰还疼吗?”诸葛亮瞥了他一眼:“还不都是怪你,今天你不把我伺候好了,就别想再踏进草庐半步。”赵云赔笑:“好好好,待会我给你揉揉。”小两口十分开心打情骂俏,完全忘记了站在一边的我。
我:“方法我大概是知道了,我就不打扰了。”然后退出了房间,心里却是一个劲的愁,真是出师不利,“太白等等。”孔明叫住了我,我回头,他抚着羽扇遮住半个脸,笑着说:“太白今天出门,没有翻翻黄历,今天不宜出门呢。”我愣了愣,但没有放在心上:“什么不宜出门的鬼话,今天天气这么好,算命的是不是想多了。”于是继续向前走。

#狄芳#
绕着绕着,就绕进了长安城,长安城里人群熙熙攘攘,家家户户门口都挂着艾叶,满城一股雄黄酒的味道,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狄仁杰的住处,正要进门,就感觉什么东西撞到了我的腿上,低头一看,小元芳一手拿着粽子,一手揉着被撞疼的脑袋,“元芳,慢点跑,坐下来好好吃粽子。”狄仁杰从里屋走了出来,今天他头上的绿毛不是那么扎眼了,他看着元芳,眼里是碧波如水,看清来者是我后,眼里又恢复了平常的威严,“呦,狄仁杰,亲手给元芳做的粽子啊。”我挑衅的问了句,小元芳站起来,笑着说:“对啊对啊!狄大人做的粽子可好吃了,还是糖葫芦馅的呢!”我摸摸他的头,继续说:“狄仁杰,这糖葫芦的钱是不是从元芳工资里扣啊,他们不都是叫你狄扒皮吗?”小元芳听了变了脸色:“不会吧。”然后哭丧着脸看向狄仁杰,狄仁杰没有说话就当是默认了,然后元芳就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我的工资……呜呜,我还想要买糖葫芦呢……呜呜”听到元芳哭了,狄仁杰也不敢开玩笑,忙哄元芳:“元芳不哭,我开玩笑的,我去给你包粽子好不好。”然后他瞪了一眼罪魁祸首的我,我吐吐舌头,离开了狄府。

#双兰#

想起自己很久没去拜访花木兰将军了,便拐进小路向木兰家走去,刚走进门口,就看见木兰一脸黑线的坐在家门口,“呦木兰……”我招呼还没说出口,就感觉被人猛地撞了一下,我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然后兰陵王就出现在了花木兰身边,手里抱了几十个粽子。
“兰兰,给,我做的,别生气了。”看着平常冷酷的刺客此时一脸献宠的表情,我不禁捂嘴偷笑,花木兰接过粽子,十分感动但仍沉着脸:“高长恭,你这是第几次犯错了?”兰陵王:“……”花木兰:“每次都让我原谅你你就不能自己反省一下?”兰陵王:“……”花木兰:“哎?你这别人说话不回答的毛病又犯了是不是?难道是我说错了?你就是嫌弃我,你就是不爱我!”兰陵王取下面具,轻声说:“你没错。”然后深深吻住了她,然后在她耳边说:“我错了,对不起。”花木兰回吻他:“没关系。”
好吧好吧,算我再次白来一趟,我满脸惆怅,走出了院舍。
  
#邦良#
走着走着,发现走进了汉地,韩信已经很久没回来了,说是每次回来过节,好好的气氛都能被刘邦那个老流氓带歪,既然来了,就准备去刘邦那里看看,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一些不可名状的对话:
“阿季,唔……放手,嗯……不要了。”
“嗯,良良,不是很喜欢吃粽子吗?你瞧你的这里也很喜欢吃呢。”
“唔……刘季住手,我不要了,啊……轻点,啊,出去。”
我听的满脸羞红,正要离开,一转身结结实实的撞在身后人的身上,“唉?刘邦,那里面的人是谁?”我疑惑,刘邦满脸坏笑:“狗李白,昨天抢我良良的野这件事还没算账呢。”
好嘛,是来算账的,我正准备将进酒跑路,就一头撞在了张良的墙上,然后刘邦就按住了我,他一脸得意,大声喊:“我抓住李白了,快来人帮我按住。”本来安静的地方一下涌出了许多人,我正要挣扎,就被狄仁杰一记令牌差点砸昏过去,“好啊李白,天天欺负元芳,今天被我们抓住了,一定要给你点苦头。”刘邦突然灵机一动:“这样吧,我有一个好主意。”

#信白#(这里转上帝视角)
起床洗漱完在家里找了一圈没找到自家狐狸的白龙正宛如一个空巢老人颓废的躺在床上,忽然听到自家门铃响了,想必是自家狐狸回来了,高兴的一跳三米高,差点把房顶捅穿,打开门,不是自家狐狸却是一个巨大的粽子,韩信费了好大劲将粽子拖回家,没错就是拖,正在奇怪是谁送来的好意,就将粽子慢慢解开,发现自家媳妇正被捆的严严实实,嘴被塞住,全身只剩下亵裤,身上还被洒了许多黏黏的糖浆,绳结已奇怪的样式捆住他的身体,毛茸茸的白色尾巴垂在身边,耳朵垂了下来,一双俊俏的脸因为憋气涨的通红,韩信只觉得一股燥热自下而上直冲大脑,小腹涨的难受,他连忙将塞进嘴里的布取出,李白羞红了脸,偏过头小声地说:“粽子和我,谁更诱人呢?”韩信听到自己的理智啪地断了,将媳妇扔在床上,哑着嗓音说:“李白,这是你自己找的。”



于是,第二天李白和韩信都没有出现在峡谷,也没有人在担心自己的蓝和红被抢,“世界真和平啊。”计划通正看着自家张良打蓝的刘邦美滋滋的想着,突然感觉自己的脖子上一凉,“刘季,我们是不是该算一算那天你强迫我录那些奇怪的东西的帐?”“良良你听我解释,别拴狗链,我也是为大局着想,要不是良良色诱,李白也不会上钩啊。”刘邦连忙推笑。

「张良」一杀「刘邦」

啊,真是美好的一天,张良想。

Fin.

评论(8)

热度(92)